栗桂包

【无授权渣翻】思い出の欠片 2 怀柔

从小时候开始就能感受到一种违和感,别人和我之间有着隔阂。
我认为,我是特别的存在。
作为战士驰骋战场,杀死了众多的敌人,也守护了众多的同伴。
这些都易如指掌,十分无聊。
即使得到了安吉尔、杰内西斯两个朋友,也无法改变这点。
从出生开始自己就一直是一个人,无感情一般的孤独。
然后,吹来了一阵风。
———————————————————
一大早的就被叫出去,走向了战士的司令室。
S等级的任务结束了,但还没有进入长期休假。说不定突然又会有任务前来。听说五台的战况渐入佳境,也不是说经常想要特别休假。进入了司令室,坐在办公桌边的拉扎德撑着脸瞥了一眼过来,满脸苦笑。在他身旁的是,一脸不高兴地站着的克劳德。
“抱歉啊萨菲罗斯,在你休息时找你过来。”
拉扎德显得特别疲惫地说道。疲惫的原因大概是因为在旁边站着的克劳德吧。对克劳德的处理让上层很烦恼这点我还是知道的。克劳德正湿淋淋地瞪着我。
“这不是克劳德吗,怎么了这不是熟人吗。”
“啊啊,大概一周前他就一直这个表情了。”
拉扎德点点头,看向了克劳德。
“他好像有些话想对你说。”
微妙地理解了拉扎德的疲惫。准备当一个研究员的1st级别的战士,而且还把我给叫来这地位真是惊人啊。再加上连拉扎德也败给克劳德不得不接受其要求,仿佛这个名为克劳德的男人掌握了神罗的弱点一般,或者他有着不可想象的门路吗。
克劳德一副特别麻烦的样子开口了。
“你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因为你,周围都很吵闹,我没办法好好工作。”
“我可不记得自己做过这样的事啊。”
“别装糊涂了,都是因为你胡说一些我比你强之类的话。”
克劳德一边说着,拉扎德也看了过来。
“研究室天天都有人来挑战令人困扰,想点办法吧。”
听着接下来的话,拉扎德站了起来,似乎也不知道事情变成了那样。
“如果要对战士发令的话,拜托那边的拉扎德总括不就行了。”
“这样的话战士们是无法理解的吧。我是研究员,可不是为了和战士训练交手而来到神罗的啊。”
焦躁的克劳德抱怨着。
“那你和我打一场不就好了,这样事实就清楚了。”
这么说了之后,慌忙反对的却是拉扎德。
“不行的!我不能许可这么乱来的事。万一萨菲罗斯输了的话……这可关系着战士部门全体的名誉啊!”
他胡乱地敲着桌子。
“克劳德真的有那么强吗?为什么萨菲罗斯会知道?”
“体格,动作,武器,判断的材料想要多少都有。”
克劳德的身材苗条,但覆盖在身上的肌肉都十分紧凑,没有一片无用的肉。只是一点气息或斗气都会做出敏感反应的魔晄眼。之前给我看的剑,恐怕可以自由分解组合、有着复杂的构造吧。一眼就能看出是度过了无数次战斗的武器,还被很好的保养着。而且在被称作英雄畏惧的我面前,还能不摆防备姿势,一副悠然样子的从容。被说是比我还强时,不觉得高兴反而一脸麻烦地苦着脸。
忍不住“呼”地笑出声,板着脸倒蛮辛苦的呢。
“我的话怎样都行,只要能让周围的家伙们安静下来的话。”
“如果你赢了萨菲罗斯的话,就不能让你待在科学部门了。无论如何都得把你调到战士部门才行。这样也没问题吗?”
拉扎德严肃地看着克劳德,而克劳德则叹息着缩起了肩膀。
“萨菲罗斯,那才是你的目标吗?”
克劳德一副在说“已经受够了”的样子转向旁边,走出了门。
“既然说是挑战者,那你和谁战斗了?”
擦肩而过时我问了出来,克劳德停下了脚步抬头看着我。
在米德加少见的蜜金色头发,透明一般的白色皮肤。
强大而高傲的美丽野兽,不对该说是陆行鸟吗?
“没法一个个地说名字……2nd的一些人,还有扎克斯,安吉尔,以及杰内西斯。”
只说了这些,克劳德移开了目光,走出了房间。拉扎德用力地坐到椅子上开始抱头碎碎念。2nd暂且不论,身为1st战士的那两个人也对这样的游戏有兴趣吗。也有可能是安吉尔的小狗提议的?令人愉快。
“萨菲罗斯,请更自重一点啊。你可是神罗的广告塔啊。和第一次来到城市的乡下人研究员决斗什么的……”
拉扎德的责备,给我的心情泼了冷水。对组织来说这是不利于其顺利运行的事情啊。
“有着能打败安吉尔和杰内西斯的力量,将其称之为乡下来的研究员真的好吗?”
“克劳德可是有好好听我们的指令的哦,虽然还是不知道他来神罗的目的……总之,决斗是禁止的。好了。”
拉扎德说完后,像是表示话说完了一样地挥了挥手。
走出了司令室,克劳德正站在电梯旁边。
“怎么了?想决斗了吗?”
“才不是。只是,你对我有没有哪怕一点点的抱歉的心情?”
完全没有,但是,只有小孩子才能这么说吧。
直直地向上对着我的目光,没有之前那么焦躁了。
“嗯。”
“很好。那么来研究室吧,表现一下你的歉意。”
克劳德这么说着,把我拉进了电梯按下了按钮。
站在一起等电梯时,漠然地想着像安吉尔养小狗一样,养只陆行鸟也可以吧。这不是个好主意嘛,这么想着忍不住“呼”的笑出了声。克劳德往这边瞥了一眼,嘟囔着:“什么嘛,奇怪的家伙。”
能说出这么傲慢的话也只有现在了。真是愉快。
“为什么你们也在这?”
进入克劳德的研究室,首先映入眼中的是正对着门的电脑桌,然后是旁边放着显微镜、培养液之类的东西的工作台。在那边的简陋的接待处,扎克斯、安吉尔、杰内西斯正随意地分别坐在那里。发现我来了的安吉尔挥了挥右手,说着“你也来了啊。”,但我没有回答的意思。杰内西斯翘着腿读着LOVELESS根本没有抬眼。要说那只小狗的话,正围着克劳德转来转去,大概是被拜托了泡咖啡吧,他兴冲冲地跑到了里面的料理区。看这三个人的样子,一眼就知道绝不是第一次来了。
这什么状况?
抑制住像拉扎德一样抱住头的冲动,我对上了克劳德的视线。
“我可没听说过这种事啊,好好说明一下。”
克劳德有点困扰的看着我,缩了缩肩膀。然后从工作台上拿了一根大的不自然的棉棒走了过来。
“总而言之,萨菲罗斯你张一下嘴。”
“到底要做什么?”
“采集细胞,作为研究的检体。”
大概这个男人只想着研究吧。当然了。他是研究员啊。
至今对科学部门只剩厌恶感。科学部门里的人都是狠狠地把东西碾碎,说着随心所欲的话的家伙。我连去医学检查时,脚步都没有这么沉重。
“快点张口,你道歉的诚意呢。”
对着迟迟不开口的我,克劳德有点不耐烦的说。不可思议的是,我没有讨厌的感觉。他只是如所说的一样用棉棒在我口腔内壁擦来擦去。用了好几条棉棒采集到了足够的细胞,克劳德满意地点了点头。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克劳德,咖啡冲好了哦!”
“嗯,谢谢你。”
回应着扎克斯的搭话,克劳德的目光停留在了小狗身上,柔和地眯起眼笑了。
就像是看着可爱的小孩子一样,疼爱而又温柔的笑容。
这家伙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的吗?我感受到了有点新鲜的惊讶感。
说起来,这也是我第一次对别人的表情感兴趣。
“等等,为什么只有我要回去?”
经常有战士在这里呆着,却只对我说回去也太奇怪了吧。克劳德一副对我已经没兴趣了怎样都好的表情。
“哈啊?……想待在这?奇怪的家伙。呆在这也可以,就是别给我添麻烦就好。”
克劳德把采集到的棉棒上的细胞放到了培养用的浅底皿上开始了作业。安吉尔喝着咖啡坐在沙发上看报告书。杰内西斯还是在读LOVELESS。小狗虽然坐在沙发上,但还对着在工作台进行研究的克劳德喊“克劳德——快一点——咖啡要冷了哦——!”从哪个方面怎么看他们不都在给你添麻烦吗?
与其说养陆行鸟,大概被养的反而是战士这边吧。
到底是怎么变成这种情况的……
“萨菲罗斯——你也要喝咖啡吗——?”
听着扎克斯开朗的声音,我含糊地点了点头,走向了沙发。
———————————————————
作为神罗的一般兵时好像在云的上面一样尊高又遥远的存在。
对他人没有兴趣,只会看向强大的对手的存在。
要怎么周全地注意1st的战士呢,这是个问题。
只是关系好是不够的吧。
要做到使他们如果比起神罗更加倾向我。
这种事情能做到吗?
……不,这是必须要做到的。

———————————————————
嗯,当以青年萨为主视角时就能看出,这果然是青年萨,就算给克劳德找事也是青年萨,感觉上还是个正常好青年。
——就算第一次见面就(像老萨一样)观察了太多方面,还做出了“能说出这么傲慢的话也只有现在了。”这种(像老萨一样)内涵满满的危险发言,但还是正常的好青年!
……大概吧(。)
总之本章老萨后面吃瘪的感觉让我十分愉快(是粉)
最后一小段……云片不愧是老妖怪呢!(也是粉)

评论(20)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