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桂包

【无授权渣翻】思い出の欠片 4 波纹

像彗星一样出现的克劳德,很快的和我成为了朋友。
强大又温柔,笑起来很可爱。不过他比我大,说他可爱会不会有点奇怪呢?
但是克劳德在只对着我的时候,会露出孩子气的表情哦。
曾经对他说过,你强到来当战士也没问题呢。
那时的克劳德观察着显微镜说道。
因为,只是战斗的话,就和之前一样了。
呐,克劳德。为什么你的表情这么的痛苦?
———————————————————
在没有任务和训练的日子里变得自然的跑去克劳德的实验室已经三个星期了。因为我太经常克劳德克劳德地喊着已经引发话题了吗,注意到时一等兵的三人也理所当然地待在克劳德的研究室那里了。我一开始还有点别扭,引得克劳德笑了起来。那时的克劳德,似乎露出了没让别人见过的可爱的样子。虽然第一次和安吉尔以外的一等兵正面接触让我有些兴奋,但是克劳德争夺战时他们在我心里被分类到了怎样都好的范围里。现在见到英雄也只会想着“对手来了”。明明一开始是憧憬着英雄离开了村子的,忍不住觉得自己的态度是不是变化太快了呢。嘛,因为是事实也没办法呢。
夏天快要结束了。现在已经接近黄昏,快要到下班的时候了。
那天,我在克劳德的研究室拿着一捆报告和检讨格斗。有时没有预定的萨菲罗斯会一大早的来研究室处理文书工作。到了午后做完了任务的杰内西斯也过来了,大概是在着手LOVELESS的研究吧。下午4点之后安吉尔拿来了作为慰劳品的泡芙,小小的接待室坐得满满的。
安吉尔清了清嗓子,以这么一句话作为了开场白。
“训练室里好像是会有监视器的呢。”
克劳德肩膀一震,放下了马克杯看了过来。
“克劳德那次是偷偷进去的对吧。”
萨菲罗斯一副与己无关的样子啜着咖啡。我知道英雄因为被统括牵制不能与克劳德战斗的事。
“因为造成了器物损坏,要写检讨书的吧。”
杰内西斯也一副凉薄表情。明明他造成了比我在地板上开的洞还要严重的损坏还溜走了。那次,经常认真说教的克劳德什么也没没说,而是放心地说:“这下应该就没人再会来挑战了。”大概是一直在期待着完全没有挑战者的一天吧。
“杰内西斯和萨菲罗斯最近已经不打架了呢。”
安吉尔这么说着,把泡芙的包装纸扔进了垃圾桶里。
“这样啊……”
该说本来一等兵的三人这么熟练的侵入训练室本来就是常识之外的事吗。面对着一脸茫然的我,三个人什么都没说表情平淡。克劳德把马克杯放回了待客桌上,看向了我们。
“呐,你们一直在我的研究室聚集,难道特种兵和科学部关系很好吗?”
克劳德突如其来的发言使我们都转过了身。
“如果真有喜欢科学部门的家伙的话我倒挺想见见的。”
“我讨厌宝条大概都已经为人所知了吧。”
安吉尔和萨菲罗斯零碎地说了两句,我也跟着点头。
“通常来说只有医学检查才会去科学部门,然后就会立刻回自己房间。”
杰内西斯有点难为情地说。克劳德嘴上说了一句“唔——”,但脸上是没有理解的表情。怎么说呢,克劳德真的蛮迟钝的呢。
“虽然不喜欢科学部门,但克劳德给人的感觉不一样呢——”
似乎觉得这句话有点含糊,安吉尔笑着补充道。
“克劳德你没有像其他研究员那样像是面对实验品一样对待我们,而是将我们看作人,这点我们是感受得到的啊。所以我们才会喜欢待在你这里。”
“可能是因为克劳德也像特种兵似的吧。”
安吉尔认真地表达着,杰内西斯插了句打诨。
关于克劳德的魔晄眼的确有各种各样的猜测。虽然克劳德似乎没有察觉,但他在神罗其实已经算是个名人了。有一个穿着白衣有着魔晄眼的人在公司里走来走去。背上还背着合体剑这点给了人们更大的冲击。人还很帅,默默无闻不受关注的话反而才会奇怪吧。克劳德的魔晄眼有着“接受了特种兵手术但是比别人落后所以当了科学人员”“在魔晄炉的调查中掉了进去”之类的一大堆风言风语。
“克劳德,你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是特种兵吗?”
听到安吉尔的问话,克劳德垂下了眼。像是在思考着什么一样挤着眉头。在我问他年龄、故乡、来神罗之前的经历时,他也摆出过这种表情。当我看到克劳德这个表情时,他通常不怎么会回答问题。
“……严格的讲我不算是特种兵。只是身体条件和特种兵一样而已。”
在漫长的沉默之后,克劳德干脆地说道,然后看了萨菲罗斯。克劳德总是观察萨菲罗斯的表情,其中的原因我也不太懂。……虽然不太懂,但就是不太开心。
“特种兵手术是神罗的最高机密。克劳德你不是在神罗接受的手术,看来不止是宝条,上面的人脸应该也绿了吧。”
萨菲罗斯直直地盯着克劳德,克劳德耸了下肩膀。
“面试的时候,我说不录用我的话就把特种兵手术的技术卖给五台,两个问答之后我就来这里工作了。”
过于令人意外的回答让我和安吉尔喷了咖啡。杰内西斯有点为难地皱了皱脸。要说萨菲罗斯的话,他似乎发自内心的呼呼呼的奇怪地笑了起来。
“卖给五台吗,这说服力太强了吧。”
“这不可好笑啊,萨菲罗斯。”
安吉尔拿着待客桌上的抹布擦着飞散在桌上的咖啡。
“我的话,克劳德是怎么样的人都没关系啦。反正我只是喜欢克劳德而已。”
我这么说着,克劳德好像很惊讶,然后软乎乎地笑了。
克劳德自己可能没注意到,但这笑容可是有着相当大的破坏力。
我们看着克劳德的这个笑,心里泛暖。看到这样的笑脸也没法说什么了呢。我们不知为何正有点别扭,觉得克劳德是不是差不多要回去工作了的时候,克劳德开口了。
“你们眼中的特种兵是怎么样的存在?”
“接受了特殊的手术浸泡了魔晄的战士。拥有着强韧肉体的神罗的兵器。”
萨菲罗斯毫不犹豫地回答。
“关于那个手术,我知道真相。如果想知道与此相关的事情的话可以来问我。我会说出一切。”
“知道了。”
萨菲罗斯继续说着。我、安吉尔和杰内西斯则什么都没说的点了点头。
也许是因为克劳德的表情太严肃了吧。
我也是,安吉尔和杰内西斯也是,大概从来没有认真考虑过特种兵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吧。懂事的时候报纸上经常登载英雄萨菲罗斯的活跃报道。憧憬着特种兵,想成为英雄简直是我们少年时代必有的心理。
克劳德的这个问题,像是在水面上扔落的小石子,激起了小小的涟漪。
虽然只是一点点的波纹,但它慢慢泛开了。
像是已经望到了波纹的尽头,克劳德看着我们。
呐,克劳德。为什么你的表情这么的痛苦?
———————————————————
我没有说出口。不如说我也有自觉,明白自己不擅长说话。
要做的话就要彻底地做。
开始改变“过去”的未来了。
要更加的,确实的远离“过去”的轨道。
然后改变未来。
为此,我什么都会做。

———————————————————
云片表示自己已经有了当反派的觉悟了!(啥)为了这个目标我啥都会做!ರ_ರ
扎哥表示克劳德真可爱('ω')

感觉扎哥和云片要是在校园paro里一定会因为拿课本玩打架被老师骂(。)

另外,老萨的笑声原文是kukuku的(很反派的)笑,当时差点因为想到了六道骸翻成kufufu……
另外,同样身处夏天我便是不明白为什么他们还能吃得下泡芙喝的下咖啡……(很想塞一碟拍黄瓜拌海蜇什么的给他们吃)

评论(1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