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桂包

审神者三郎和刀剑男士

化(震歪的)悲愤为……翻译
这篇文很有趣,忍不住下手翻了一下……
其实是系列的第二篇,但第一篇是论坛体手机打每层过于麻烦所以放弃了(。)
……另外,无授权……请将这看做是翻译练习吧orz

药研藤四郎篇+歌仙

被选为审神者的三郎,选完初期刀后就迅速着手锻刀了。
虽然被随意选的歌仙问了“是不是在哪见过?”但不巧并没有认识的付丧神。
“因为是最低值的锻刀,所以会是短刀呢。”
“短刀啊——会是怎样的孩子呢。”
“要是懂雅之人就好了呢。”
“抱歉呢,我对这些不是很明白。”
“要是您这么想的话,改一下那过于不整洁的风格如何?”
一眼过去,衣着过于随意的三郎皱着眉听着歌仙的苦心劝说,含糊地回应了几句。
不知不觉叹了口气。
短时间内就能明白这次主人有些颇为自由的性格。
歌仙注视着哼着奇妙的小曲使用加速符的三郎。
被樱吹雪包裹着,新的同伴显现了出来。
“哟大将,我是药研藤四郎……”
新人脸上的笑容冻结了。
“药研?”
看着他奇怪的反应,歌仙歪了歪脑袋。
药研面露惊愕之情,凝视着给予自己人身的主人,颤抖着慢慢开口。
“信长公……?”
不对人抱戒心的亲近的脸,熟悉的在光线下略显茶色的黑发。
乍一看只是一个小伙子,认真观察的话却能感受到难解的气质。
看着药研撑着脸的男性,确实是他过去的主人。
“啊——这不是松永大叔给我的短刀嘛。”
三郎笑眯眯地欢迎着他。
“好久不见—”地摸着自己头的主人,虽然看起来更年轻了但内里完全没有变。
在火焰中没有用自己自杀,只是任由身体被燃烧的最后的主人。
“大将!信长大将!为什么还在世!”
“为什么呢?我也不清楚呢。”
“诶?等等?信长公?您吗?”
“对哦。”
“所以我才会眼熟吗!为何不早说——”
“欸—?”
“大将!”
追问的歌仙和欣喜至极抱了上来的药研。
被反应对比鲜明但都很吵的两人夹着,三郎受不了的堵住了耳朵。
几分钟后,三郎对逐渐冷静下来的两人爽快地说明了自己的经历(因为过于简洁歌仙又生了几次气),气氛慢慢平静了下来。
“chuanyueshijian……竟然会有这种事吗?”
“小仙不会说穿越时间——”
“请闭嘴哦信长公。另外请不要用这种奇怪的称呼叫我。”
“药研不怎么惊讶呢?”
“嘛,一直在信长公身边,在您和明智的对话中也算是察觉到了一点吧。”
“啊——原来如此呢——”
“不论如何能和信长大将再度相遇实在是十分欣喜!请多关照啦,大将!”
药研笑脸灿烂,对三郎伸出了手。
之前的泪水已经抹去。
那明朗的样子引得三郎也笑了起来。
他用力地握住了手套包着的小手。
“请多关照咯,药研!”
“嗯!”
何时何地都我行我素的三郎,和将其全盘接受的药研。
会照着这个势头一鼓作气地前进的吧。
歌仙一个人不安地叹着气。

———————————————————

·歌仙的原主人是信协里细川先生的儿子。
·虽然初次出阵“呀哈—”地受了伤,但是收到了信长亲笔写的表扬其战功的信。
·很骄傲于那时的伤。
·受其影响歌仙也很喜欢三郎。
·因为是无名时的记忆,所以对信长的样子记不清楚。
·因为跟着自由过头的主人,蛮辛苦的。
这样的感觉。
药研则是最喜欢自由的三郎了。

评论(29)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