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桂包

【无授权渣翻】思い出の欠片 7 理由


搞不懂麻烦的事情,思考什么的完全不是我的事啊。
横冲直撞,大展身手,成为英雄。简单明快。
战士们的脑中,大概考虑的都是这些吧。
想要变得更强,想要引人注目,想要出人头地。大概就这些。
但是,战争结束后呢?成为英雄后呢?
还有,我又该怎么做呢?
———————————————————
听安吉尔说会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杰内西斯。他正在进行结束五台战争的长期任务。似乎是投入了很多战士的作战,但低层的战士还是闲散状态。明明我也想在战场上活跃……只有杰内西斯真狡猾。训练室正在进行训练,空闲时间我蹲去了研究室。啊啊感觉在不完全地燃烧。
“可恶……我也想当英雄啊……”
听到牢骚,咔哒咔哒地往电脑里敲资料的克劳德看向了我。
“扎克斯眼里的英雄是怎么样的?”
“英雄,那当然是强得不得了,在战场上战无不胜的!”
“那么,战争是为了什么呢?”
心里“唔啊”地呻吟了一声。今天的克劳德一个劲地都在问麻烦的问题。
挠了挠因为蹲着而呆滞的脑袋,我想着答案。
“为了制造魔晄炉,带给大家幸福……吧?”
“没有魔晄炉也能幸福的人们会怎么做?”
我“呜”了一声,答不上来。我带来的摇滚乐队的middle number被控制着音量播放着,和克劳德敲打键盘的声音重合在一起。
为什么要在就我们两个时问这么难答的问题啊,要是安吉尔在的话就能帮我接话了。不不不,等一下。
我突然抬起头,啪地指着克劳德。
“是说克劳德刚才的话,是反神罗的想法!是不——行的哦!”
像是责备小孩子的恶作剧,克劳德停了一会手,垂着眼看了我一瞬,又立刻咔哒咔哒地敲起了键盘。
“扎克斯。”
“什,什么?”
“在战场上杀人无数的不是英雄,赌上生命守护荣耀的才是英雄。”
“……那是,克劳德眼中的英雄?”
嗒的一声,克劳德敲下了enter键。他做好报告时,middle number刚好播完了,正处于切歌时的短暂无声时刻。
“啊啊,扎克斯的话能做到哦,英雄。”
克劳德从电脑上抬起眼,直直的看着我微微笑着。这不是应场的客气话,而是认真相信着的表情。这是怎样啦……
“克劳德经常做出不得了的犯罪举动啊……”
克劳德哈?地歪着头。无自觉真可怕。我叹了口气垂下了头。
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刚好响起了来电铃声。我给克劳德道了个歉,按下了通话键放到了耳边。
“这里是扎克斯。”
“是我。现在能来一下会议室吗?”
“萨菲罗斯?知道了,我现在过去。”
挂掉了电话,克劳德对我说了声 “去吧”并送我出了门口。
进入了会议室,电脑桌前坐着拉扎德统括,左右则是面露难色的安吉尔和萨菲罗斯。房间里充满了阴沉的气氛,我在对话之前就预感到要讲的不是什么小事。
“扎克斯,这样的对话还是第一次呢。我是战士部门的统括拉扎德。”
拉扎德统括这么说着站了起来伸出了右手。真是个直接爽快的人啊。这么想着我握上了那只手。
“请多关照。”
拉扎德统括接着说了句“那么,就赶快开始吧。”作开场白,调出了监视器上的数据,坐到了椅子上。在那上面的,是熟悉的杰内西斯的脸。
“战士中的1st,杰内西斯。”
“知道,他是我的朋友。”
我两手叉腰地说。拉扎德统括看上去有点惊讶,继续说了下去。
“杰内西斯在两周前的五台战争后便行踪不明,你们知道些什么吗?”
“行踪不明……这是怎么意思啊?”
“就是不知道人在哪里的意思。同一战场上的2nd和3rd的众人也不知去向。”
没有留意不由得发出了怪声的我,拉扎德统括的语气仍然冷静。
“虽然没什么可能,但要是杰内西斯是脱逃了的话……你们懂的吧。”
“你这是想说杰内西斯背叛了吗!”
拉扎德统括沉默地撑着脸。安吉尔快速的看了我一眼也什么都没说。萨菲罗斯也毫无反应。我简直觉得大脑在渐渐充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虽然杰内西斯整天看LOVELESS是个怪人,但这种事他绝对不会做吧?安吉尔和萨菲罗斯明明知道,为什么一句话都不说啊!”
会议室里一阵沉默,没有一个人和我对上视线。
沉默过后,先发言的是拉扎德统括。
“杰内西斯是作战完毕后失去联系的。总而言之,战争结束后社长要和五台缔结和平条约。之后和五台的会谈,由萨菲罗斯,安吉尔和扎克斯负责保卫工作。”
萨菲罗斯和安吉尔都站了起来。安吉尔给了我个眼神,暗示我一起出去。我还茫然着,但这里好像已经没有什么该做的事了。我勉勉强强地跟在两人身后走了出去。
到五台的运输机还有两个小时出发,我们自然地走向了克劳德的研究室。萨菲罗斯不自然地沉默着,安吉尔也没有平时任务前的魔石、装备检查和惯常的唠叨。
研究室的门咻的打开了。
克劳德在里面泡着咖啡。看到我们,他拿出了我们的马克杯。他用着的咖啡机,是杰内西斯添置的东西。
“克劳德……”
我垂头丧气地坐在固定位置上,克劳德给我们一个个地放好了杯子。抿了一口咖啡,但因为内心过于动摇没尝出味道。正目光漂移不知怎么开口,克劳德先说话了。
“是杰内西斯那边发生了什么吗?”
“你知道啊……”
知道的的话,还能这么冷静吗。我责备地看着克劳德。克劳德直直的对上了我的视线。克劳德为什么知道什么的,在现在来说怎样都好。
“既然知道,为什么不说啊?”
“说了的话,扎克斯会怎么做?”
“那当然是去五台找啊!然后把他带回来!”
克劳德听后,耸了耸肩啜了口咖啡。那一脸无奈的样子让我脸有点发烫。
“就是因为知道你会这样,杰内西斯走前才会什么都不说吧。”
把杯子放到桌上,克劳德抱着双臂环视着我们。
“别那么担心杰内西斯的事也可以。他已经找到战斗的理由了……安吉尔也是吧?”
“这是怎么回事啊?”
对话中冒出了没想到的名字,我看向安吉尔。这种事我可没听说过啊。安吉尔没看任何人,只是把咖啡往嘴里送。
“就是这么回事。”
得到的是算不上回答的回答,安吉尔却微笑着。
我不明白啊。完全,不明白啊!
“克劳德。”
萨菲罗斯抬起了一直低着的头。翡翠色的魔晄眼里,寄宿着的是至今未见过的强烈意志。
“五台的战争快要结束了。回来之后,再把事情说出来也可以。”
“啊啊,我等着呢。”
克劳德带着小小的微笑回了他一句。他的表情很温柔,看上去却令人有点悲伤。
我只是紧握着双手。要快点回来呢,然后好好地听克劳德要说的事。
思考什么的完全不是我的事,这种话我不会再说了。

———————————————————

化沉船的悲痛为翻文的动力(*꒦⌓꒦)
扎哥在改变……或者说,每个人都在改变呢。
翻扎哥和云片关于英雄的对话时真的很想说即使也许和自己曾经的定义有所差别,但扎哥你是英雄啊!
FF7里总是提到“英雄”,所有人眼中神罗的(前)英雄萨菲罗斯;克劳德眼中拯救了自己的扎克斯;以及打败了萨菲罗斯拯救了星球却不为人所知,我们眼中的英雄克劳德。但每个人对英雄的定义却是各不相同的,在他们的眼里,自己也许都不是什么英雄吧。
这么一想突然心酸了起来怎么回事……
突然想到了FF7一个叫《英雄》的MAD,忍不住想推荐一下(咦)

评论(1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