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桂包

审神者三郎和刀剑男士 宗三左文字篇

出小恩啦!‪٩( ᐛ )( ᐖ )۶‬狂喜乱舞,翻译一下平复心情。

警告:本章有明显的宗三→三郎表示,可能触及雷点。

———————————————————

  “既然我和压切都来了,下一个会不会就是宗三了呢?”
  “不是吧——”
  “不论是怎样的家伙,来了之后若对我主行无礼之举的话便由我来斩杀。”
  “不不不。来了就是伙伴,可不能说这种话哦。”
  “是,信长大人。”
  “你家的刀性格是怎样啊……不,我还是闭嘴吧……”
  “诶—?在意的话就说出来嘛。这么憋着话反而让人感觉很不自然哦。”
  “要是说出来的话才不自然呢……”
  一边聊着天,三郎一边投下了材料。
  有二就有三。
  被飞舞的美丽樱瓣包裹着出现的,是红樱色的美青年。
  出现的青年所持有的,是与至今出现之人从层次上有所差异的美貌。三郎也忍不住发出了感叹。
  “哦哦,来了个惊人的美人呢。”
  忧郁地垂着眼的青年猛的抬起了脸,凝视着三郎。
  玻璃般的眼瞳中似乎饱含着万千复杂情感。
  这是幻象——
  “魔王……?你……为什么还活着……?”
  青年喃喃着不住后退。
  这种见到怪物的反应让三郎有点受伤,他“姆—”地鼓起了脸颊。
  苦笑的药研安慰一般顺抚着三郎的背。
  “哟,宗三左文字。身体还好吗?”
  药研毫无拘谨地挥了挥手。
  “宗三?”
  意外的名字让三郎瞪圆了眼。
  ——这么说来,论坛里好像也说了他是粉粉的?
  “你是那把怀刀……”
  困惑的宗三看到昔日熟悉的面孔,动作和表情都瞬间僵硬了。
  曾在同一座城,同一个主人身边的刀剑们。
  与一直被挂在墙上像个装饰的自己不同,是能被带上战场的讨厌的家伙们。
  不知不觉皱起了眉。
  心中的忧郁想法咕噜咕噜地翻滚膨胀。
  被眼前的人敌视着,歌仙等人自然地矮下了身,做好了战斗准备。
  这时,
  “这个小哥就是宗三啊——。好厉害的美人啊,我都惊到了哦。”
  “魔,魔王”
  三郎的突然发话让危险的气氛消散了。
  不会看气氛这倒是一点没变。
  一直憎恨的脸突然出现在眼前,宗三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但是锻刀房没有多大。
  背立刻贴上了墙壁。
  看着努力和自己保持距离的宗三,三郎的眉毛像八字一样垂了下来。
  “诶,为什么要逃?”
  “……你,真的是魔王吗……?”
  “那个魔王是什么啊?”
  “曾经被这么称呼过吧,信长公。”
  “诶——?不知道哎。”
  “家臣们拼命努力不让这样的恶名传入大人的耳中,所以殿下才不知道吧。”
  “啊,这样啊……压切,怎么把刀拔出来了?”
  “殿下,请交给我吧。现在就把这个无礼者斩杀呈献给您。你在殿下面前太傲慢了!”
  “好啦——,压切,停!小仙阻止他——”
  “为什么是我……!”
  “压切,冷静一点。”
  看着这乱糟糟的对话,宗三翻了翻白眼。
  过去的织田家家臣团,也经常出现这种乱糟糟的对话。
  在怀念的同时,那时心痛的回忆也复苏了。
  只是放在一边。
  不被使用,那时的回忆只有被擦拭清理的空虚日子。
  作为刀剑的存在方式被否定的日常,不断地磨损着心灵。
  “抱歉呢宗三。压切刚刚只是有点大脑充血。平时还是好孩子哦。……大概吧。刚才的事情别太在意啊。”
  “……你,还想把我放在身边夺取天下吗?”
  听着宗三冷静达观,却又含了些刺的话语,三郎歪了歪头。
  “不是啊。再说天下什么的……我已经不是信长了,现在的世界也很和平来着。”
  “……那,召唤我是为了用以装饰吗?”
  “啊——果然还纠结着吧。对不起啊,我得为自己的行为道歉呢。”
  “……”
  “不过家臣的意见也是很重要的啊,我觉得不听下属意见的上司不太好哦。虽然对宗三很抱歉就是了……”
  “……家臣?”
  为什么突然提起了这个?
  宗三诧异的看向三郎。
  “小恒他们都喊着‘不可以用啊!’之类的。‘织田家是打败了今川家而扬名的对吧?所以这个战利品是天下统一的象征啊!’什么的……还被说了‘如果这把宗三折断了,恐怕就无法统一天下了,请认真地保管’这样的话。……抱歉啊,没好好的使用你。”
  “……家臣团是这么说的吗?”
  “嗯。”
  直视着自己的三郎,那对眼中没有谎言的痕迹。
  说来,这个人本来也不擅长欺骗他人。
  咔嗒,宗三心内有什么颤动了一下。
  “……也就是说,你其实是想要使用我的,对吗?”
  “当然啊,明明是把好刀嘛。当时我还兴致勃勃地根据自己的习惯调整过尺寸,结果一直没用上就是了。”
  “……原来,如此啊。信长大人……我……”
  笼罩了心头数百年的乌云被拨开了。
  (啊啊,这个人是把我作为刀剑来对待、爱护的吗?只是这宝贵的期待,被周围的家臣给阻止了……)
  “啊咧?宗三怎么了?突然哭出来……”
  突然流泪的宗三让三郎一时不知所措了起来。
  这是过去坚定而又自若的他从未展露的表情。
  这惊疑不定的样子倒意外的可爱,正符合了外表的年龄。
  宗三看着比初见时还要稚气些许的主人,伸出了手。
  “……信长大人。”
  “唔?”
  “如果可以,请让我永远在您身边——”
  “?嗯,这次会好好地使用的哦。”
  “是,我定全力以赴。”
  看着脸颊泛粉,出神地倚在身边的宗三,想到了猫的三郎顺抚着他的背。
  虽然之后压切差点怒咒出声,但药研眼疾手快地堵住了他的嘴,幸以无事告终。
  ·歌仙is可怜人
  ·宗三最倾慕三郎,也很喜欢兄弟们。
  ·只会在三郎面前表现出像恋爱中少女似的一面。
  ·江雪和三郎挺合得来的。(能和睦相处的话就更好了)

评论(8)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