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桂包

【无授权渣翻】思い出の欠片 8 终战

  生于神罗长于神罗的我,被人们称为英雄。
  虽从未得到过选择自己道路的机会。
  但并没有为此感到拘束。
  因为是被这么驯养的。
  明明至今为止都对此没有疑问。
  为什么到了现在,我开始思索其中的异常了呢?
  
———————————————————
  
  五台的土地和国民都已经疲惫不堪,显然已不能将这场战争继续下去了。
  这场战争被投入了大量的兵器、弹药和士兵。从飞机上遥望过去遍地狼烟,令人不忍目睹。神罗的战力极为强大。五台为什么要反对开采魔晄到这种地步呢?这是值得受到这种损失还要坚持的事情吗?我不得而知。战车通过了杰内西斯攻打后的堂布林要塞。如果由偏好华丽战斗的杰内西斯出击的话,城镇被全部烧尽也是常有的事,但眼前这座要塞还原样留存着。我们无言俯视着它。
  安吉尔沉默不语。克劳德曾经想要安吉尔和杰内西斯能找到战斗的理由。 杰内西斯选择了什么离开了神罗,而安吉尔还留在这里。扎克斯听了那话之后大概也有所思考,少有的安静,表情奇妙而复杂。
   投降文书的签字和议和条约的缔结很快完成了。持续了十五年的战争就这样落下了帷幕,简单到让人意外。虽然严肃的会谈仍在进行,但作为护卫的我已经没什么必须要做的事了。 现在站在这里,只是一个武力象征对五台的牵制罢了。
  条约的内容十分苛刻残酷。签署后,疲敝的五台将会落入更无望的境地吧。说不定这是对其15年顽抗的警戒。签订条约时五台的统治者凶恶却无可奈何的痛苦表情,和满足地俯视着他的神罗总裁那张脸,我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吧。一个时代似乎就此结束了。
  在条约签订后,我们就急匆匆的回去了。口头的借口是不想刺激因战败而沮丧的五台国民的感情,实际上则是总裁无法忍受没有魔晄炉环境的不便。飞机上总裁和同行的秘书在谈论下次会议的磋商内容之类的事情。还在考虑搜刮剩余利益吗。令人恶心。
  我离开了总裁的身边,走向了在飞机尾部的安吉尔和扎克斯。混在螺旋桨啪啦啪啦的划空声中,扎克斯招呼了一声。
  “安吉尔……”
  “怎么了?”
  “为什么五台要打仗呢?”
  扎克斯在窗边俯视着五台的大地,眉头紧皱。地面因投弹轰炸满目疮痍,只有被强化过的士兵的双眼才能看到远方城市残余的废墟。历史悠久的五台曾有许多木造建筑,但在火焰中整片消失了。战争的伤痕仍未消去,现在伤口还在不断淌血。
  “五台明明早就知道的吧,他们无法与神罗匹敌。如果能更早投降的话……”
  就不会受到这种程度的侵害了。他没有说出这句话,但我们都明白。
  “这大概是因为,他们是一个比起失去生命,更害怕失去荣耀骄傲的民族吧。”
  听着安吉尔的这句话,我和扎克斯把视线从窗边转了上来。安吉尔只是抱着手,闭眼不语。
  飞机很快开始飞离五台空域,那片伤痕累累的土地也渐渐从视野中消失。
  这下战争就结束了。世界也改变了。
  我也一定得改变。
  让人们能为之无悔赴死的骄傲,我也有必要拥有。
  降落在机场后,安吉尔大大的伸了个懒腰。
  “嗯,回去之后要快点写报告书了啊。”
  安吉尔轻笑着说道。扎克斯发出了不满的声音,夸张的塌下了肩膀。我把试图逃走的扎克斯和奋力阻止他逃走的安吉尔抛在身后,大步向前走去。
  “啊!太狡猾了萨菲罗斯!你是想去克劳德那里对吧!”
  “是要去写报告。”
  “咕,居然连萨菲罗斯也这么说吗……”
  扎克斯满腔悲壮的被安吉尔拖着跟了上来。
  “安吉尔,你也听了克劳德说的话了吧?”
  我没有停止前行,不回头地问了一句。
  “嗯。”
  “是什么时候的事?”
  “克劳德说关于士兵有想问的事就尽管问后,立刻问的。
  和杰内西斯一起。”
  “……这样啊。”
  “紧张不安的话,我的手可以借你握哦。”
  安吉尔戏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我还能握小狗的手呢。”
  听到我回的俏皮话,安吉尔笑出了声。小狗不满地喊了两声,我装作没听见。
  我,能找到为之战斗的理由吗?
  
  ———————————————————
  不知道タンブリン砦的准确翻译,所以强行音译了……_(:з」∠)_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