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桂包

【无授权渣翻】思い出の欠片 序

无授权_(:з」∠)_如果可以的话请将此看作翻译练习什么的,有奇怪的句子或错误的地方请不吝指教!
———————————————————
本文中穿越回去的克劳德是在AC后不老地经历了百年以上的(划掉)老妖怪(划掉)
无明确CP
穿越前有CT倾向,穿越后是以大家都爱云片的状态安定下来的
目标是三名1st和扎哥存活的故事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那就请开始阅读吧!
———————————————————
序 旅途的开始
曾有一场被称为杰诺娃战役的战争。
曾有被称为灾厄的怪物,亦有被称为英雄的人们。
曾发生过许多悲剧,失去过许多生命,许多事物,许多街区。
那个时代成为了历史流传后世,被时间长流冲去。
时间长流中,只有我被留了下来。
被战争伤害了的人们不断地改变、重建街道,只有我是其中的异类。
最初察觉到那件事的是蒂法。
“克劳德你,一点都没有变呢。”
那是下意识的一句话。
察觉到那个的本质,是战役后十多年后的事情了。
那实际上是,因为杰诺娃细胞而造成的不老。
和蒂法、马琳和丹泽尔一起生活的日子对我来说是巨大的救赎。
背负着同样的伤痕,分担着痛苦,作为家人互相支持着活下去。
明白了我的不老时,蒂法与我谈了些话。
蒂法刚止住了一点泪水,然后又一次哭了出来。
没有结婚,也没有生子。但是,直到生命到达尽头,我们都是家人。
一起度过的时间,那美好的回忆至今仍温暖着我的内心。
与此同时,无声的悲伤涌上了我的心头。
为蒂法送终后,我离开了村子,在各地兜兜转转地生活。
不会老去的我,无法在一个地方停留太长时间。
一旦被发现就会被厌恶,这种事我还是明白的。
有几个不论何时都不会有人去的地方,对我来说那也是安静休息的地方。
其中一个,就是尼布尔海姆。
尼布尔海姆在杰诺娃战役中在生命之流喷出的时候建筑物明显损坏,而且不知是否是生命之流异变的影响,给水塔周围变成了渗出薄薄一层魔晄的湖。杰诺娃战役之后,人们都恐惧着生命之流的力量,忌讳着魔晄。当然就没人接近尼布尔海姆了。
那天我久违的去了尼布尔海姆,已经变成无人废村的故乡。
我站在与废铁无异的给水塔上眺望着村庄。尼布尔山上的魔晄炉和神罗公馆,都已朽烂,不见踪影。
靠神罗再建的我家也好隔壁的蒂法家也好,墙壁都崩散了,屋顶也开了洞,无法保留原来褪色的样子。
即使如此,只要闭上眼睛,脑中怀念的村子就会再次出现。
建在村子中央的给水塔。
在遥远的过去,在此和蒂法交换的约定。
现在想来,对我而言这就是一切的开端吧。
那是就像这样的初夏夜晚。
决定到了春天就去米德加的那天。
准备把这个想法传达给蒂法,下了决定邀请蒂法来给水塔。
在那里和蒂法交换的,稚嫩的约定。
如果没有做下那个约定的话——
为保护我而死去的英雄,我曾发誓你的份一起活下去。
但是,这就够了吗?
活得太久,我已经满心疲惫。
想要回归星球,想要与同伴们相会。
如果我不是萨菲罗斯的复制品的话。
我明白,只是祈愿是无用的。
我已经不知千万回地许愿,想要回到过去。
如果那时爱丽丝没有死去。
如果扎克斯没有死。
如果萨菲罗斯没有发狂。
如果有更多不同的话。
会不会,就不会失去那么多生命,那么多事物,那么多街区呢?
因为这份悔恨,我无法允许我就这么融入生命之流。
开始是很突然的。
忽然,给水塔周围的魔晄一齐发出了光芒。
本能告诉我,这是使人汗毛自立程度的的危险。
也许会死——在这样想着的瞬间。
胸中满溢着无法言说的安心感。
我慢慢闭上了眼。
融入生命之流的种种回忆,如万花筒中的景象一般浮现在脑海。
时间流逝,万物颜色改变,形状摇晃,眼前场面被幻影覆盖。
熟悉的风景,陌生的风景;熟悉的脸,陌生的脸。
浮浮沉沉,沉沉浮浮,不断变化。
各种各样的幻影,闪光之中的朦胧,我的眼前一片空白。
在过于炫目的光芒中,男孩一直站着。
在只存在于记忆之中的给水塔上,小小的身体僵直了。
金色的头发,往上吊着的深蓝色眼睛。
是13岁的我。
睁开眼,这是给水塔上。
眼前并非朽烂的尼布尔海姆。
那是真正的,只存于记忆里的尼布尔海姆。
立刻想到的,是 自己又魔晄中毒了吗? 的怀疑。
曾经和蒂法一起潜入我的精神世界时,那里有着幼小的我和蒂法。
如同电影场景一般描绘回忆的景象。
“那个,不好意思。”
我回头看向搭话的人,幼年的蒂法抬头看着我。
饱含坚强意志的茶褐色双眼,稍许困惑的表情,令人怀念的水色裙子。
“你有没有见到克劳德,呃,那个,是个男孩子,你有见到过吗?”
蒂法有些焦急地环顾四周寻找着。
“不,我没看见。你再找一找?”
我尽量选择了比较万无一失的回答。
“嗯,说好的在这里等的。难道是因为我来的太晚了,已经回家了吗?”
我在脑子里整理着现在的状况,这里似乎并非精神世界。
如果是在精神世界中的话,现实中的我应该是无法介入过去的。
那这是什么呢?梦境吗,幻觉吗。
蒂法塌下了肩,踮着脚望了一会远处,忽然抬起了头。
“大哥哥是克劳德的亲戚之类的吗?长得很像呢。”
我掩饰般地耸了耸肩。
“已经很晚了,快回家吧。我会一直在这里,你等的人来了的话我会向他说明的。”
克劳德就是我。
只要我在这里,蒂法等待的克劳德就不会到来。
“嗯,那好吧,拜拜!”
蒂法有点可惜地转身走下了给水塔。
几十年前就回归了星球的蒂法。
就算这是幻境,我也不禁觉得能够这样相会真是太好了。
有些出神地眺望着走在回家路上的蒂法。
“要告诉克劳德哦!要好好的和克劳德说明清楚哦!因为这次是我叫他过来的。”
“明白了。”
我点点头,蒂法歪着头笑了。
那是,我十分怀念的动作。
一整晚,我都站在给水塔上眺望星空,一直没从幻境中醒来。
不久后太阳升起,夜晚与之相对地隐去了。一眼望去,已能看清村子的细处。
我的家理所当然地如回忆中一般立在那儿。
虽然只是个小房子,但经常修缮。
如同象征着即使贫穷也未曾有半句不满,勤劳工作的妈妈得人品一般的家。
天才昏昏亮,玄关的门就打开了,妈妈的脸显露了出来。
我吓了一跳。
在突然降临的惨剧中,回忆中的一切都在燃烧,连一张照片都没有留下。
现在回忆起来已经模糊了的妈妈的面容。
但是那张脸现在紧皱着,不安的环视周围,在村子里徘徊兜转。
就好像,寻找着什么一样。
没错,就好像……寻找着整晚都没回家的儿子一样。
我打了一个冷战,忽然明白过来。
这是梦境或者幻觉。
从给水塔上俯视渐渐亮起来了的村子,我醒悟了自己或许想错了。
无论是什么情况,都大胆的去做吧。
我是下了这样的决心离开尼布尔海姆的。
不论是怎样的命运,当我注意到自己在给水塔上时,都已经是“过去”了。
认为是梦境的这儿,似乎是现实。
既然如此,就把想干的事都干了吧。
将未来改变。
改变给你看。

—————————————————
渣翻译请轻拍感觉很多句子特别生硬_(:з」∠)_刚进FF7大坑新人求同好,请多指教!ヽ(•ω•ゞ)

评论(2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