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桂包

【无授权渣翻】思い出の欠片 5 布石


夏天结束了,随之而来的是凉秋。在夏天,我一边进行着研究一边写了对霍兰德博士不正当论文的告发,顺笔写完了研究费支出调查报告送去了战士司令室。这次见面是拜托萨菲罗斯帮忙达成的。
拉扎德统括看着我的报告,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不是科学部门的研究员吗?什么时候转去调查部了?”
他把桌面上的报告哗啦哗啦地卷了起来,又“哈啊”地叹了一口气。
“首先,你要提交这个报告的对象本来就错了。我可是战士部门的统括啊。”
他把报告从桌上推了回来,滑到了我这边。我保持着直立的姿势俯视着坐在椅子上的拉扎德统括。
来这里,我就是赌一把。
为了我期望的未来,协助的人是必要的。
“我想要霍兰德博士被辞退。他很狡猾。就算我提交了它,但报告没有确实地被受理的话就完全没有意义。你也明白的吧?”
拉扎德撑着脸沉思了一会,像是放弃了一般,叹了对话中的第三口气,抬头看着我。
“你想要得到什么呢?”
统括他,并不愚笨,也很有决断力。他身为战士部门的统括,更有着超越了这个职位的行动力。在“过去”,立场不同时感受到了他的不好对付。如果更努力的话,也许他会站上我这条船也说不定。不,倒不如说他要是不站到我这条船上的话就麻烦了。
“神罗公司的解体。”
拉扎德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抬头与我对视。这次,他的双眼没有透露出任何感情。
互相试探现在才开始。
“现在的神罗,已经是能进行以国家为对手之战争的大企业了。除此以外,停止基于魔晄炉的电力供应,世界会变得怎么样?…不可能的。”
拉扎德无力地摇着头,有必要再透露一张牌吗?
“重点不在于可不可能,而在于行动。你也想向神罗复仇吧。”
“这个笑话有点无聊。”
“还要装迷糊吗。你是神罗总裁的私生子,为了复仇而隐瞒出身在神罗工作。不对吗?”
没有回答,办公室一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如同连呼吸都忘记了一般,拉扎德一动不动地伫立着。
之后似乎只是用了几秒,又像是过了一个小时。
“我不会问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个情报。要是霍兰德博士被辞退了的话,我会得到什么报酬呢?”
踏上船了。
不露出任何表情,我慎重地开了口。
“神罗解体之后,需要代替它的电力公司。不使用魔晄的公司。我希望你能建立这样的公司。”
拉扎德嗤笑了一下。
“就算听起来犹如痴人说梦你也会干的吧。为了复仇,你不是正需要帮手吗。”
你来我挡,视线交错。这人是敌?是友?
“就算知道这是条泥船,也只剩上来这个选择了吧。”
拉扎德扬起嘴角笑了笑。
没关系的。以前的你可是乘上过更糟的泥船呢。
我在心里回了一句,开始说明我的计划。
从战士司令室出来走向电梯,路上楼梯中遇到了红发黑西装的男人。脸上有红色刺青,头戴护目镜。看着那痞气的身影,我的心中涌出了难以言表的怀念之情。
“我可是知道的啊,你小子谋划着什么吧?”
像是想要牵制我一般的发言。总是一副没干劲的样子这点倒是没变啊。
“你应该来早一点的。虽说是要全天候随时监视我……你这不是来迟了吗,雷诺。”
我看着电梯外的风景这么说着,感觉到了雷诺转身面向了我。
“喂,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我什么都知道啊。是鲁法斯指使你来监视我的吧?”
雷诺呜了一声,放弃了一般把手朝上摊开了。
“你看到我两手空空了,我可是什么都没干哦。”
雷诺按下了电梯键,那是通往总务部调查课,又称塔克斯管理层的楼层。
“来吧,要招待你一下哦。”
雷诺大胆地笑着,把目光从这边移向了外面的景色。
这么一来就可以去塔克斯管理层了,有了个带路人也算幸运……不,这好像不是幸运。
要说的话,这就像铁砂被聚集到磁铁旁边一样。
故事的登场人物一个个踏上舞台,在尚且互不相识之时。
太过紧张了,我轻轻地抚平心中的不安。
只剩前进了。就算再怎么不安,也只有向前一条路。
蓬的一声,电梯门打开了。
雷诺先走出了电梯,两手插着口袋看向这边。
“欢迎来到我们塔克斯的地盘。”
我无视了他走出电梯,雷诺发了句“真不可爱”的牢骚,不甚在意地穿过走廊。被灯光照着的走廊,乍一就像物资房或资料室似的。刷了卡打开了门的雷诺正催促着我进去。
那个房间,是塔克斯的职务室。不大的房间里办公桌吱呀作响,各个桌子上都放着许多文件。有的桌子上摆着好几台电脑,有的桌子被烟头烟灰弄脏了。窗口的百叶窗合着,这让整个房间感觉上阴沉沉的。这些桌子围绕着的一块空间,是看起来和我的研究室同等级的简单接待处。
那待客用沙发上傲慢坐着的人看了过来。
散碎的金发,蓝色的眼睛里满溢着野心,穿着双排扣的白色西装。
啊啊,这人一点都没变。虽然我从未见过这个年龄的鲁法斯,但忍不住感到了“这个时候就已经是完全体了呢”的感慨。我扑通的坐在鲁法斯对面的沙发上。就像早知道我会来一样,鲁法斯脸上看不出一点惊讶。雷诺在他斜后方背手站直了,就像以这为信号,鲁法斯张开了嘴。
“那么,就开始聊天吧。你心里的那个计划,不让我也听听吗?”
没有自我介绍,也省略了前情提要,密谈急匆匆地开始了。
———————————————————
想要翻出雷诺那种痞痞的语气,没能成功_(:з」∠)_
顺带一提,描写鲁法斯头发的句子是金髪をおろし,我百度到好像是散发,然后Yahoo上查这个第一页出来了川普……现在我的脑中一片混乱甚至在找他们的共同点……
下一章就是愉悦的SC……不是,愉悦的老萨视角了!

评论(1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