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桂包

【无授权翻译】审神者三郎和刀剑男士 烛台切光忠篇

  “我叫烛台切光忠。能切断青铜的烛台哦。……嗯,果然还是帅不起来啊”
  “我不那么想哦!”
  对于新刀剑男士的召唤语音,三郎回以强烈抗议。
  “欸?”
  “明明很帅气啊!能很好的理解名字的由来不是吗!”
  “这……这样吗……?”
  “嗯!”
  新主人说服力满满的话让烛台切也有点招架不住,只好茫然的跟着点头。
  低头看着似乎从少年期就没怎么长的主人,烛台切歪着头“咦”了一声。
  “……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嗯?没有吧?虽然收集了很多把光忠,但叫烛台切的刀可没印象啊……咦,这样的对话好像之前也有过……”
  “哎?”
  “也许是大人收集的刀剑中的一把?”
  看着满头问号的主人和新人刀剑,压切黑着脸进言。
  对他来说,因为帅气而被收集的刀剑们令人嫉妒。
  但是与之相比,解决三郎的烦恼更为优先。
  “唔……啊!想起来了!对对,是听说过我收集的光忠们之后是到伊达政宗那里去了!这样啊——所以才戴着眼罩啊——这么说来的确有着伊达政宗=眼罩的印象呢。谢了哦,压切。”
  “能帮到您是我的荣幸,信长大人。”
  “……信长?”
  烛台切瞪大了眼睛。
  三郎毫不在意地继续说话。
  “所以说,更自信点比较好哦。因为光忠牌的都很帅气嘛!”
  “欸,嗯。……欸?信长公……?”
  “嗯,对哦。我是信长。现在一边当着高中生一边当着神圣者哦。”
  “信长大人,是审神者。”
  “当着审神者。”
  “……诶。”
  理解了对话中重要信息的烛台切不由得用力眨了眨眼。
  ——啊啊,我想起来了。
  这种感觉,在未被赋名而意识薄弱的时候也曾有过。
  如浮云一般柔软自如,不同于周围人群的超常境界。
  虽然记忆中的姿态声音模糊不清,可这个人身上的气场是熟悉而令人怀念的。
  想不起来在他身边的日子是如何度过的,但那段时光的欢愉快乐仍残存在心。
  咕噜咕噜,心中难以言表的情感快要满溢而出。
  “……信长公。”
  “嗯?”
  “得以再次相遇,实为欣喜感悦!”
  “那就好?话说不用说敬语也可以啦。虽然压切改不过来就是了……嘛,总之我这里的刀剑还挺少的,小烛能多帮忙吗?”
  “嗯,十分乐意!”
  个人特色满满的外号,不卑不亢的自若,都与过去一般。
  真的,与过去的主人再会了。
  虽然被拥有的时间并不长,也只是许多刀剑中的一把。但这是最初的主人,自然有着特殊的回忆。
  被珍重对待的过去,在身体和灵魂上都留下了重重一笔。
  看着被相貌比过去稚嫩了些,但笑容一如既往的三郎带去熟悉本丸的烛台切,长谷部表情复杂地跟随着。
  ·战国气氛持续迸发中
  ·长谷部单方面地嫉妒着光忠们
  ·烛台切从无名时就对气场强烈的三郎留下了印象
  ·之后,长谷部和烛台切组成了三郎老妈子搭档
  ———————————————————
  大家新年好!……不过现在说这句是不是有点晚了(心虚)
  

评论(4)

热度(49)